6.25中考结束

【主ichikara有allkara要素】松野空松的失明6


可以哦。
现在回忆起, 最后一次听空松唱歌好像是小学时除空松以外大家都发烧了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的自己,睡也睡不着,全身上下像是生锈似的。即使是吃了药,仍然难受得泪眼汪汪。感觉这世上的一切伤痛,都集于自己一身。
不仅是自己这么想,这种心情,其他兄弟也感同身受,不断抱怨着,呻吟着。脚即使没了力气,也不忘踢几下没有生病的空松。
也就是在兄弟的一片抱怨呻吟中,空松那还未完全发育好的喉咙,发着好听的声音。
很巧的是,那时的空松也就像现在就坐在自己的旁边,唱着好听的安眠曲时,手也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头发,额头和脸。
被如此温柔地抚爱,身心也都慢慢放松了下来,即使那双美丽的海蓝色瞳孔注视着不是自己,也依然对他无法自拔。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空松小声地唱着安眠曲,即使原本富有磁性的声音被浓厚的鼻音盖住,但却也掩饰不了那份温柔。
不知不觉,旁边的那位一之濑先生睡着了,空松也进入被窝,本想安心地好好睡一觉后再想以后的事,可自己却完全睡不着,到底是今天睡太久的缘故呢,还是一之濑先生身上熟悉的宠物香波的味道呢……
如果是一松……不会对我这么温柔的吧?
心脏因紧张,如同齿轮生锈的玩具,跳动得十分迟缓。

等等,我是不是睡着了?!
突然意识一瞬间又重新回到自己身上,一松立马坐了起来,已经下午了,夕阳洒在地板。旁边的位置已经冰冷。
紧张地四下环顾,才因看到空松如同坏掉的人偶般缩在角落,缓缓平复心情。

该说是敏锐吧,还是警惕呢。空松一听到有脚步声,本是呆滞的表情,立马转变那熟悉的笑容。
“一之濑先生,你醒了啊。”
嗯。
一松有些不爽,但他并没有表示出来。他半跪在空松面前,用自己的额头去触碰空松的额头。
烧退了,我去给你做饭。
一松站了起来,思考着到底要做些什么。
“那个!等下。”空松提高了音量,“……你身上的味道跟我的弟弟很像。”
一松被吓了一跳。
呜哇!要被发现了吗?!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
一松紧张地想哭,感觉是要上断头台一样。
“那个,是宠物香波的感觉吧……一之濑先生为什么会有这种味道呢?对不起,我只是好奇,不回答也没关系啦!”空松也有些慌张,心想着肯定是自己想多了,可却仍然止不住去怀疑,他讨厌这样。
没关系,是我没有说。我是有业余工作的,周末帮别人遛狗和养狗。
不得不说,一松反而是越慌的时候越冷静那种类型。
“是…是吗!太好了,不,那个,对不起哈。”空松忍不住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没事。
一松摸了摸空松的头,眼中满含着无奈。
离开了卧室,黑暗中,胸口隐隐发痛。
没想到,他竟然会如此高兴,果然我还是去死吧……

Tbc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还是有事要说的。如果可以的话,看看我的好友数,没错,快过百了。本来是不在意,应该是说没注意。被一位全职圈的太太(蛊惑)提醒,才发现,自己已经有80多的好友,然后跟蛊惑大大谈了会人生理想,于是决定,果然百粉福利很重要。可其实我的好友中,也有很多是血界粉,然后我就不知所措了……
拜托给点建议吧,不用是粉也行啦,求建议,私信也好,评论也好。想要图的话,我可以去问问一个松沼oso妈或者aph杂食除米英的大大。
求你们了啦,给点建议吗(打滚

评论(15)
热度(52)

© 金鱼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