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中考结束

【主ichikara,有allkara要素】松野空松的失明4

到达目的地已经五点了,松野一松本还是睡眼朦胧,可刚一下车,就被迎面吹来的冷风给吹了个半醒。还没吃过早餐的肚子和寒冷,迫使着一松拿着仅有点钱去便利店shopping。

“买一些馒头吃就好了······”这样的松野一松像是立flag一般嘀咕道。

 

“欢迎下次光临。”

果不其然,领着一大袋食品出来的一松一脸生无可恋,不善于拒绝他人的性格害得他买了堆自己一个人吃不完的零食。

想起刚刚被促销大妈狠狠讹了一笔,一松的脸上从生无可恋变得带有怒气。

“可恶,烦死了。先去找到臭松要紧。”小声地怒骂道,便小跑跑进小区。

直到到了空松家门口他才想起最可怕的问题:“该怎么进去?”

首先不可能按门铃,这个时间点,而且自己可能一紧张就使用暴力。接着自己也没有点满如何撬锁的技能,该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带着这样烦躁的心情,一松就这样绕着空松的公寓走了两圈。等到大脑稍微冷静下来,才发现空松公寓的窗户没关。

“感谢那家伙是个超级无敌大笨蛋。”

 

为了不发出一丝声响,一松将鞋子脱掉,小心翼翼地将脚踏在榻榻米上,用迟缓的动作慢慢翻进来。

顺利翻了进去,他松了一口气,踮起脚尖,小心地审查了下这个房子。

这个房子并不是很大,一厅一室的风格,在唯一的卧室间,还能看到熟悉的蓝色卫衣,厨房基本没动,看得出来空松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基本进食都没有。

心中被难受和不爽充满,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早就冲上去狠揍他一顿。他望着这蓝色的背影止不住地叹息。

来了也来了,看了也看了,虽说自己可以给他做点东西吃了,但其实仔细想想,他离开家不就是为了离开兄弟们吗?如果自己真的去照顾他,反而会再次使松野空松离开自己。

松野一松又再次茫然。

 

已经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的松野空松又被空腹感给吵醒了,上帝是残酷的,即使现在的松野空松如何想要活下去,但饥饿使他浑身乏力,连站起来都不可能,“真的只能慢慢这样等死了啊·····”

哒哒哒······哒哒哒······

被脚步声惊醒。

有人吗?是强盗还是土匪?还是自己的兄弟?

“·······有人吗?”许久没饮水的喉咙,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即使被杀也好,果然还是不希望是兄弟。

松野空松内心嘀咕道。

 

被身后熟悉的声音吓到了,一松赶忙回头——是空松醒了。毫无生气的如同一片死水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不能发出声音!不能发出声音!不能发出声音!

可过了半响,对方并未靠近,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一动不动,一直想要低下去的头,支撑身体的手臂不断颤抖。松野空松的虚弱已经可以用肉眼来确认。

松野一松试图强行冷静,他走到空松面前,把被子重新盖在他的身上,拉起对方的手,酝酿了会,才缓缓在空松的手掌上写道:“你好,我是你的室友一之濑叶。”

 

Tbc

 

 

终于进入主线了!宝宝我特别开心,虽说在《Hello Friday》中说急得更《松野空松的失明》,其实刷了会微博也就忘了。本想在3中补全解释,但我想也没人看就在这边统一说了。

其实我十分心水轻松的暴君,虽说一松和轻松一样都是抖S,但是一松是S和M并存体,所以比起轻松他会相对弱势一点。

在很多同人漫中小松的做法大多是对的,就像是niconico视频中弹幕所说“只要小松出现就没问题了”来着。在百度上说着“是个心智均奇迹般成长的小学六年级笨蛋”,正是因为他的思考方式能在小学生这种范围,没有大人想得那么全面,也想让他稍微犯点错,比如过于草率这一点。在这里解释下3中哭泣声是轻松的,该说是被气哭的也好呢。

“一之濑”读音是“Ichinose”,意思一清二楚对吧,然后我就不说废话了。大致就是这样。

【对了,博士果然有心无力啊】

评论
热度(46)

© 金鱼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