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中考结束

【色松】剧

“松野空松?次男?”名为松野空松的男人,手紧攥着剧本。

做出一副不可思议般的表情,瞪着剧本上那简短的几行字,嘀咕道:“内心是个普通人·······”

经历了百场演出,第一次为自己的角色开始不安的松野空松抓了抓头发。

“普通人”该怎么演呢?

 

思索着怎么演的松野空松,开始慢慢地摸索着这个世界的规则。经过一番思考,得出:

“这个世界不允许出现普通人。”

这下可糟糕了。

 

“若设这个世界需要松野空松的存在,可与题意不符。该怎么办呢?”

这个世界到底是否需要松野空松呢?

“嘛,先做出普通人该做的行为再下判断吧。”

希望不被抹杀。

 

在一次次的经历中,松野空松做着与其他五子不同的行为。认真的点餐也好,服软也好,把兄弟间的感情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也好,都被无视掉了。这就是这世界需要却不能存在的普通人的下场。

“哎呀呀,看来这次“松野空松”这个角色演得也不错呢。”

好难受,胸口。

“好疼。”

希望被兄弟发现,希望得到兄弟的爱。

意识到这份情感时,已经身作着亮丽的衣服。

“不行的,你这样会毁了“普通人”这个形象的!!普通人才不会穿着这种服装上街呢!!!”

必须得脱下吗?不想脱下,不能脱下。

想被发现·······

 

开始有了半夜睡醒的习惯,摸索着枕头下的镜子,“变回自我吧。”一直向上的嘴角,慢慢抚平,往下垂着,做着冷淡的表情。

脱下松野空松这个外壳的松野空松,安安静静地跑到客厅。

“大家都睡熟了,我也该休息了。”拿着不知何时已经到手的菜刀,划着光滑白净的皮肤。并没有多大的疼痛,血却不断地从伤口处出来。

酥爽感,就像注射海|洛|英般,麻痹掉自己的神经。

兴奋感所产生的燥热涌上两颊,口水与体液随着荷尔蒙不断产生而不断涌出。

用眼光无意间瞄到了同自己一样的兴奋的偷窥着一切的自己的兄弟。

“松野一松。”

 

“话说,这几天暗松哥哥越来越变本加厉地欺负空松哥哥了。”

“棒球!棒球!”

“嘛,一个自卑的人看着一个跟自己差不多条件的人竟然如此的自负,心生怒气就发泄了。”

“以前不都很融洽啊。”

“人总会长大的,不是吗?”

“别乱说,倒不如这也可能是一松想让空松注意到自己。”

“不,这种事不是小学生才会干出来吗?”

“对方是松野一松的话倒能理解了。”

“说的也是。”

 

End

 

 

其实这篇与自己内心的空松完全相反,该说是内心中空松痛语中蕴含着自己内心的意愿,不敢表达,所以开始变得越来越痛。

这里为什么一松会一直欺负空松是因为想让空松崩溃。

一松爱上了爱表演的杀人鬼空松这个灵魂。所以一直想要空松崩溃,卸下外壳。

设定是六子其实是六个杀人鬼的转世,空松大概就是前世那种十分爱演的,杀了人也认为在表演,把现实与戏中世界搞混的那种。

其实内心中存着很多阿松各种梗,想写但怕自己懒得写就连动笔都没动。其实也是世界观还没想好。

分享一个超心水的,125是花魁的。

Cp是速度松,色松,末松。

大致速度松就是花魁调戏呆板小少爷,小少爷喝醉酒反被上。

色松则是青梅竹马【以前小时候为保护一松而狸猫换太子,让空松代替一松。所以两人就认识上了,一松也被感化啊等等】

末松就是椴松被寄在十四松那,因为椴松自己本身的疏忽,被里面的ji女强X了,但被十四松的纯洁感化了,然后一直保护十四松的故事。

其实还有好多梗想分享,但没太多时间。有点遗憾。

感谢你能阅读到这。

评论(5)
热度(23)

© 金鱼君 | Powered by LOFTER